必威体育开户-易迅游戏网
菜单导航

“你不让我玩,我也不活了” 把母子拉入深渊的“黑手”不是游戏

作者: 易迅游戏网 发布时间: 2019年09月19日 17:19:18

  “你不让我玩,我也不活了” 把母子拉入深渊的“黑手”不是游戏

  ○有些家长有较强的保护欲和对孩子大小事情的掌控欲,让孩子在生活中不能有自己的选择,所以孩子在游戏中才能体会到对事物的掌控感;

  ○有些家长很可能在孩子成长中大多数时候比较严厉,采取打压、贬低、批评式的教育,让孩子在现实生活中没有得到足够的自尊和存在的价值,感到没有生活的目标和意义,更容易逃避到游戏世界里;

  ○还有些家长忙于自己的事业,对孩子的内心需求是忽略的,孩子就很容易被游戏中的一些让他感到温暖的、有意义的“人际关系”所吸引。

  “游戏障碍中,游戏只是承载了家庭、环境因素的道具,真正的症结在于家庭关系、社会关系出现了问题,孩子只能在游戏里解决自己的问题。”

  近日,国家卫生健康委官网发布了一份由疾控局组织相关部门专家对游戏障碍形成的专家共识。共识指出,中国多项相关调查研究显示,游戏障碍患病率平均约为5%。游戏障碍者以男性、儿童青少年人群为主,亚洲国家患病率可能高于欧美国家。

  今年的5月25日,世界卫生大会审议通过了《国际疾病分类第十一次修订本》。其中,正式将“游戏障碍”作为新增疾病,纳入“成瘾行为所致障碍”疾病单元中。

  有不少家长觉得,孩子爱打游戏,每天要打一两个小时的游戏,是不是有“游戏障碍”了?这是真的吗?让我们,从林悦和她儿子的“战争”说起……

  林悦和儿子杨阳的“战争”

  “你不让我玩,我也不想活了”

  7月27日是星期六,晚上11点,伴随着电脑上游戏结束的画面,15岁的杨阳摘下耳机,结束了当天三个小时的游戏时间,这是最近一个多月他和妈妈林悦多次协商的结果。这半年来,杨阳逐渐接受了自己玩游戏时,母亲就坐在身旁,游戏结束后,母子俩还会聊一聊游戏里遇到的事情。

  杨阳答应林悦,今年9月会结束已经一年多的休学,回到学校继续读书,“但我要走读,下自习回来你让我每天玩1个小时,周末每天3个小时。”林悦答应了。儿子休学的一年多来,她和儿子争执过,也打骂过,最终一起进行了近一年的心理治疗,“现在的结果已经很好了,我一度以为我和孩子要一起死在游戏上。”

  “你不让我玩,我也不活了。”这是12岁时的杨阳和妈妈说得最多的话。因为父母早年离异,杨阳一直和妈妈一起生活,林悦对儿子的要求很严格。杨阳进入初中后开始住校,林悦每天会打两个电话到生活老师那儿,询问儿子一天的生活。

  2017年上半年,林悦突然接到了儿子老师的电话,赶到学校才知道,孩子那一周已经连续三天晚上熄灯后溜出学校。老师询问后发现,杨阳借了班里好几个同学的钱去网吧包夜。

  当天,林悦把孩子接回家,两人大吵后才发现,那两个月,杨阳每周末的两个补习班都没上,林悦前脚把他送过去,他后脚就溜去了网吧。

  杨阳喜欢上一款实时匹配的枪战游戏,为了充钱买装备,一个月内向同学借了近千元,“游戏里大家一起开黑,很高兴,比在学校高兴。”每次在游戏中遇到敌人,他总是最有义气那一个,“我喜欢正面刚,用狙击枪的都是怂货。”

  儿子的游戏语言林悦听不懂,但她发现自己的权威已经不再——儿子不再惧怕她的愤怒,直言“我不想上学了”。林悦气急败坏地说:“那我陪你死好了。”没想到杨阳冷笑地看着她说:“你不让我玩儿,反正我也不想活。”

  当林悦第四次被老师请到学校时,杨阳白天都已经不去上课了,林悦和儿子赌气,让老师不去管他,还断了儿子的经济来源,以为孩子没钱了就会回学校。但那一次,杨阳在网吧待了四天,“也不觉得饿,困了就在沙发上眯一会儿。”杨阳回忆,在网吧的时间,也并没有觉得特别高兴,“时间不知不觉就过去了。”

  林悦最终给杨阳办了休学,她停掉了家里的网,杨阳在要求复网没有结果后,砸掉了自己的电脑。休学第三天,林悦去上班了,杨阳打电话叫来了开锁公司,打开门后跑去了网吧。

  “我啷个晓得他怎么想的?”林悦说。

  “你好像是儿子的代言人?”

  林悦无法理解杨阳为了玩游戏甚至可以伤害自己的行为,在朋友的建议下,她带着儿子去找医生。新桥医院心理科副主任贺英见到杨阳和林悦时,林悦几乎已经放弃了。

  “他这辈子完了,可能是真的有病。”这是林悦的开场白。贺英发现,比起母亲,杨阳要镇定得多,每一个提问,他都能思路清晰地回答。贺英观察到,杨阳每一次回答都会被林悦打断,“我晓得他怎么想的。”

  贺英问林悦:“你说你很尊重他,但在我们的对话中,好像你是他的代言人?”贺英这句话让林悦愣住了,她开始有意识控制自己不要插话。

热门标签